Site menu:

热门推荐

根据相关约定

2020-07-17 12:32

aviation capital

业内人士指出,一旦涉及多个司法辖区的重大并购,反垄断和国家安全审查可能成为影响交易是否成功的重要因素。为了寻求交易的相对可靠性,并购交易双方通常会约定一系列保护条款,如做出分手费和反向分手费安排等,以对冲出现政府审查不批准、买方股东大会不通过、买方未能获得融资等情况导致的交易流产风险。

今年以来,国内企业跨境并购迎来井喷。国际金融数据提供商dealogic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前三季度,在全球跨境并购中,中国企业收购多多,已公告的并购金额达到1739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032亿美元相比增长68%。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9月,中国企业共实施跨境并购项目521个,实际交易金额674.4亿美元,已经超过2015年全年的544.4亿美元并购金额。

以海航集团收购英迈为例,今年2月19日,海航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天海投资公告称,与全球最大的it分销商——美国英迈签署了交易总额达60亿美元的并购协议,以每股38.9美元全现金方式收购后者100%股权。在分手费和反向分手费方面,双方约定,英迈如果和更高报价方达成交易,赔偿天海投资1.2亿美元;海航集团承担所有政府审批风险(包括cfius审批),如果未能获得审批或者未能接受政府的审批条件,海航集团将赔偿英迈4亿美元。

schoo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2016年上半年,中国投资者对德国企业的收购数量达到37宗,而去年全年仅为39宗。2015年,中国企业在德国已知的并购投资数量为5.26亿欧元。今年上半年该数字已逾107亿欧元,超过过去10年中国企业在德国的投资总和。

“随着经济转型的深入和消费升级加剧,今年企业跨境并购达到历史高峰。国内企业参与全球产业整合的实力和意愿都在加强,大体量、蛇吞象式的跨境并购案例不断涌现。这在一定程度上引起并购标的所在地人士的担忧。”上述投行人士表示。

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驻华代表jonathan

企业跨境并购标的正从相对单一的大宗商品向酒店、旅游、高端制造业、it等多元化标的转移,特别是在高端制造业和it等高科技领域,并购标的所在地的监管部门因种种原因将国内企业拒之门外的情况不断出现。以紫光股份为例,今年2月24日,公司公告称,收到cfius的书面通知,公司收购西部数据的交易需要履行cfius的审查程序。根据相关约定,若此次交易未能获得不需该投资委员会进行审查的决定,双方均有权单方终止《股份认购协议》。鉴于以上情况,同时基于审慎性考虑,公司董事会决定终止本次交易。

事实上,在跨境并购谈判中,中国企业也开始采用政府审查与分手费绑定的手段,将此类风险转移给交易对方。在艾派克联手私募股权基金太盟亚洲资本收购打印机制造商利盟国际的谈判中,双方约定,如果该交易未能通过中国相关机构的审批,收购方必须支付1.5亿美元的反向分手费。如果美国监管机构否决了这宗交易,卖方需支付9500万美元。

跨境并购法律专家张伟华指出,在是否接受外商投资审批/国家安全审批和反向分手费支付相挂钩的问题上,中国企业的做法并不一致。中国化工并购先正达,海尔并购通用电气家电业务等,不接受外商投资审批/国家安全审批与反向分手费挂钩;海航并购英迈等则愿意接受外商投资审批/国家安全审批与反向分手费挂钩。需要指出的是,外商投资审批/国家安全审批与反向分手费支付相挂钩并不是行业惯例,中国企业应当谨慎面对这样的安排。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inc.100%股权等。其中,中国化工集团斥资430亿美元收购全球农化巨头先正达,成为迄今为止国内企业规模最大的跨境并购案例。

今年2月16日,美国仙童半导体拒绝了两家中国买家华润微电子和华创投资的高价收购,理由也是担心美国监管当局会出于安全考虑阻止该交易。金沙江创投收购飞利浦旗下照明业务、中国财团收购朗德万斯、福建宏芯基金收购爱思强等受阻于境外政府审查,均是因为并购标的涉及高科技行业。

分手费和反向分手费安排在国内企业的跨境并购交易中越来越常见。在中国化工430亿美元收购先正达公司的巨型交易中,中国化工承诺,在反垄断审批未获通过而导致交易终止,将向先正达公司支付30亿美元的反向分手费;先正达公司在获取更优报价等情况下,终止和中国化工交易,需向中国化工支付15亿美元(后来在瑞士证券交易监管机构要求下,中国化工同意减为8.48亿美元)分手费。

业内人士表示,跨境并购目的地过于集中,也容易被境外监管机构“盯上”。当前,国内企业跨境并购目的地越来越多地向欧洲市场倾斜,特别是德国。据商务部统计,2016年第二季度,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总额中的70%投向了制造业,德国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目的地,占到中资海外并购总额的11%。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今年以来,中国企业跨境并购交易额迎来井喷,大体量交易案例集中涌现,并购标的更多的是高端制造和it等高科技行业,并购目的地主要集中于美国、澳大利亚、德国等市场。不过,继美国和澳大利亚加强对中国企业跨境并购的审查后,国内企业跨境并购的另外一个重要目的地——德国,也开始加强对中国企业跨境并购的审查。而且,伴随着企业跨境并购遭遇的政府审查风险加大,交易协议中写入反向分手费条款的情况越来越普遍,若安排不当,也暗藏较大风险。业内人士指出,中国企业跨境并购已经进入深水区,必须更加谨慎应对。

免责声明: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国内企业跨境并购过程中所面临的境外政府审查风险越来越大,在交易过程中,标的企业越来越频繁地要求反向分手费与外商投资审批以及国家安全审批挂钩。

同时,大体量的跨境并购交易案例集中涌现,包括美的集团宣布以45亿美元收购库卡86.5%股份,海航集团以65亿美元收购希尔顿集团25%股份,海尔以54亿美元收购通用电气家电业务,渤海金控斥资99.95亿美元收购c2